那人好像一条狗

《一生所爱》这首歌旋律很简单,就几个和弦,我也很喜欢听,所以经常弹这首歌。有次我弹起这首歌,我的一个朋友在一旁黯然伤神,我就问他为什么这么矫情,他说他想起了他的初恋女友。

十年前,他们高中刚毕业,小希到他的城市去找他,他说带她看一部他最喜欢的喜剧,每次看都笑出眼泪。结果小希边看边哭,他当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搞笑的一部电影她哭得那么伤心。几年后他们分开了,因为我那朋友始终觉得他不爱她,在一起反而耽误了她。后来那女孩去了美国,我那朋友也遇到一个他特别喜欢的女孩,两个人也坠入爱河。

“当我跟我女朋友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我就像那条狗一样”,他跟我说。

“哪条?”

他并不理会的打趣,继续说道:“我真的很爱安安”,安安是他第二任女朋友,他确实很爱她,所有人都这么觉得,不过后来他们也分开了,“但我跟她在一起之后,我才突然发现我是多么爱小希,不仅非常确信,而且感情很深,你说是不是很讽刺?”

“我以前觉得我跟她在一起是阴差阳错,始终无法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只觉得这样下去是耽误,分开更怕伤害她,分分合合几十次,这样了郁郁地过了四年。”是啊,他们的感情在所有人看来都好累,全世界恐怕只有小希一个人相信他是爱她的,连我那朋友自己都不相信,大家都觉得他好渣,当然也包括我。

“而安安我真的非常爱她,我十分确信,我跟安安在一起之后的感觉让我突然间明白,我对小希的感觉也是如此,只是我自己的怀疑让我更加怀疑自己,那些不确定真的都是自己太傻。”

“不遇到安安我始终无法明白自己对小希的感情,但我遇到安安以后我便无法再去爱小希了,你说我是不是像那条狗一样?”

“是真狗。”我确实这么觉得。

“后来我每次看大话西游也会哭,边笑边哭”我这朋友泪点确实低,而且怀旧到让人觉得是上个时代的人,也活该他如此,我也替小希抱不平,“她也真的做到了,到地球的另一边,她说如果我们分开了,她就到地球的另一边去,离我远远的。”

“那么感人的电影我以前怎么会完全看不懂,只会傻呵呵的乐呢?”他还在不停地嘀咕着。

前两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他喝的酩酊大醉,边哭边不停的重复“我没想到她会从美国回来,真的没想到”,我一边附和着“是啊,是啊,大家都没想到”。

他刚知道小希上个月回国结婚了,小希谁也没告诉,我们也觉得很突然,当然我们知道后也没有告诉他。

我知道他是想说如果他知道小希会回国的话一定会去找她,我记得有次喝醉酒他还说他要到小希的婚礼上唱婚礼的祝福,幸好他不知道。

当然第二天他也不再说些什么了,之后再提到小希还是安安,他都是一句“开心就好”。我不知道他是否放下了执念,有时我特别想劝劝他,不要沉溺于过去,试着跟自己和解,有时候我又觉得人活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总要有些执念吧,不然也太没意思了,反倒甚至有些羡慕他了。

博客迁移了

之前博客一直架在Google的服务器上,一是懒得域名备案,二是Google给了300刀的credit,不用白不用。最近credit到期了,虽然自己搭了代理,毕竟没有国内方便,想想我的博客内容又不煽动分裂,而且读者大部分都在国内,麻烦也就麻烦点,方便大家,就迁进来了,也换了百度统计。

今天正式切换成功。

不得不说,局域网就是快。

2020,恭喜发财

2019上半年,我在关系很好的同学群里预测资本市场年底有可能会打破3500点,果然不出所料地被打脸了,而且2019年大盘整年的涨幅大部分在我预测3500点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不过幸好我在2700点左右建议朋友们加仓,3000点以后我虽然看多但还是建议保守操作。不过我还是想辩解两句,当时我判断的主要依据是我预判中美贸易战即将形成阶段性协议,而2018年资本市场探底很大的原因是中美贸易战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但事实证明我对国际局势的看法还是过于阳春。

中美贸易摩擦现在看来是国际新老格局变动所带来的利益冲突的外在表现,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在各个领域也在不断渗透美国利益,我并非说这是一个零和游戏,但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无疑是对二战以来过去七十多年一超多极的国际格局的挑战,必然涉及到中美之间的摩擦或者更温和的讲——磨合。一年前我的看法还是过于简单,只是从Trump的民粹做事风格来简单的分析这场贸易战,这场“磨合”迟早要来,也注定是长期而艰辛的。

新旧十年之交,中美终于阶段性停火,资本市场毫无悬念的冲破了3000点,大家都在盘算着这是大盘第98次还是98次冲上3000点了,一些人雀跃打破关键点位,一些人赶紧解套,市场在3000点震荡。2020年我依然看多资本市场,主要有以下几个逻辑:

降息已经是确定性事件。中国的经济下行压力已经是非常大了。从微观层面的主观感受,身边的朋友很少有人说2019年过的很好的,企业的销售、现金流都不及预期;宏观层面上,虽然四季度的GDP数据还没公布,全年增速不会比6%高出太多,各项统计数据也不是很乐观。但是2019年由于猪肉带动的物价上涨,造成非常棘手的“滞涨”,大大掣肘了中央的货币政策,眼看着数据往下掉,又不能开仓赈粮。随着1月份猪肉价格和各项指标见顶回落,2020年的货币政策必然会更加宽松,市场普遍预期会有两次降准,各种逆周期调节政策也将会带来大量的资金入市,这无疑是对资本市场的巨大利好。除去自身逆周期调节的需求,放在更为宏观的视角,全球央行都是处在一个降息通道中,中国的利率相较于还是处于高位,2018年去杠杆之后也为现在的货币政策提供了空间。

中美贸易战暂告一段落。中美达成阶段性协议,后面至少会有一年左右的平稳期吧?时间我是这么估算的,协议文本的确定、翻译、签订这可能一个季度就过去了,刚签的协议至少要执行一段时间,前后算算一年时间也差不多。贸易战停火自然是利好,更多的是国家各个层面都对国际局势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也会对将来各种形式的中美摩擦有更为理性的预判,我想这个可能是一个影响更为深远的变化。

中国资本市场更加成熟。从90年代初设立资本市场,中国资本市场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孩子,我们亲眼目睹和听说了很多瞠目结舌的操作。随着国家法制的推进和资本市场的建设,尤其是资本市场的开放,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从2019年基金的销售就可以看出,机构投资者的份额越来越大,散户逐渐退居“三级”市场,这无疑是资本市场的巨大进步。如果说2019年是基金的元年,那么随后而来的2020年必定是资本市场的新纪元。散户的退出,可以说是资本市场多年来血亏进行的“投资者教育”的成果,暴涨暴跌没有人会在投机中始终获益,但受伤害最大的是资本市场。另外,由于中国的发审制度,中国资本市场无疑聚集着中国最为核心的优质资产,而且整体估值偏低,2019年外资净流入3500多亿再创新高,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另外,养老金等大资金也在逐步入场。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开放、钱也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更长期的逻辑。

最后就要讲一个最长期也是最根本的逻辑,那就是我们国家的未来会不会更好。过去几十年,中国经历了高速发展,我们这几代人都习惯了明天会越来越好,也想当然的认为明天会越来越好,但是这并没有什么道理。明天凭什么会越来越好?尤其是在经历了最近这几年的经济下行,回想美国70年代开始长达20年的经济滞涨,很多人都在这一根本层面对国家、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怀疑。我,也不例外,看到了太多体制内的问题,也看到了太多商业里的蝇营狗苟。我对明天充满怀疑,但是对未来始终充满热烈的希望,没有什么道理,这或许是我的本性。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文因互联的鲍总发的一条朋友圈,“二十多岁读《万历十五年》,觉得分析很深刻,深刻指出来‘体制问题’。三十多岁再读,觉得黄仁宇太过苛责,那个时代的世界上,哪里存在那种理想里的数目字管理。四十多岁,觉得它只是一个缺少实际管理经验的文人一厢情愿,他要是真的体会过那怕管过一个公司或者一个村庄,都不会那样想。”。正是作为企业家的角色,在我深恶痛绝批评社会问题的时候,更能理性地看待,也不至于失去希望。

回到标题,上面由短期到长期,由确定到不确定,我列举出来一是想分享一下我的观点,大家可以参考,二是希望到2020年底的时候,即使大盘跌了,有些逻辑还依然成立,也不至于错的太离谱。

那么2020年究竟怎么操作呢,以下不构成投资建议:ETF基金为主,大盘指数、银行证券、5G和科技板块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配置,应该会有不错的收益。2020年5G大建设,半导体50等5G和科技板块收益应该会非常不错,但是科技股最大的风险就是——不是科技股 : )

祝大家2020年投资愉快!

觥筹交错的国企改革

昨天财经杂志发了一篇文章,缅怀国资委首任主任李荣融,并回顾了他力推的国企治理制度改革,但我认为文中过分强调了治理制度在国企改革中扮演的角色。国企尤其是央企,代理人问题在此类超大型企业中是普遍存在的,并非是“社会主义特色”,现代公司治理制度只能说是大大改善了这一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国企的效率低于私营企业,这在全球的国有企业中也是普遍现象。

政企不分的主要问题在于国企承担了很多如国家安全、民生稳定等政策性负担,如果不能剥离这些政策性负担,国家也就必须对国企的这类亏损负责,加上信息不对称,国家要承担的亏损要远远更多。财政补贴,垄断保护,价格扭曲,金融畸形,这些都是国家为之付出的代价,这些领域往往也是寻租腐败的集中高发区和利益集团角逐的主战场。国企改革表面上看只是企业治理结构的转变,实际上是目前改革的核心区,也是利益交错的深水区。

明晰和剥离政策性负担,国家只对政策性负担买单,其余市场化运作,现代治理制度才有用武之地,财政资金效率,垄断保护都会有效解决。国企市场化程度提高,不再是拿着免死金牌的“铁憨憨”,金融改革中的核心问题,利率市场化改革也会迎刃而解,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自然也会得到纾困。资金作为现阶段经济生产中最重要的要素,当其价格也就是利率实现市场化的时候,才能说我们的市场化改革真正取得了一些成果,我相信也一定会带来新一轮制度改革释放的红利。

虽然中美贸易战暂告一段落,但我对明年的经济形势仍然十分悲观。中美贸易摩擦是新旧国际秩序交替的一个外在表现,注定是一个长期而不确定的过程,我们是否能做好自己才是关键。但同时我又对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正是改革中错综复杂的挑战,蕴育着明天生机盎然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