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大綱》摘錄

“世運之明晦,人才之盛衰,其表在政,其裏在學”
——張之洞

所謂對其本國歷史有一種溫情與敬意者,至少不會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抱一種偏激的虛無主義(即視本國已往歷史為無一點價值,亦無一處足以使彼滿意),亦至少不會感到現在我們是站在以往歷史最高之頂點(此乃一種淺薄狂妄的進化觀),而將我們當身種種罪惡與弱點,一切諉卸于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凡例
我自己以往的歷史觀是有著淺薄狂妄的進化觀,帶著一點這種文化自譴,需要引以為戒。

今人率言“革新”,然革新固當知舊。不識病象,何施刀藥?僅為一種憑空抽象之理想,蠻幹強為,求其實現,鹵莽滅裂,於現狀有破壞無改進。凡對於以往歷史抱一種革命的蔑視者,此皆一切進步之勁敵。
——引論
這不就是文革和老毛么?!斷我中華之文脈,葬我民族之未來,其心可誅!

人之父母,不必為世界最崇高之人物;人之所愛,不必為世界最美之典型,而無害其為父母,為所愛者。惟知之深,故愛之切。若一民族對其已往歷史無所了知,此必為無文化之民族。此民族中之分子,對其民族,必無甚深之愛,必不能為其民族真奮鬭而犧牲,此民族終將無爭存於並世之力量。
——引論
老毛斷我文脈更加可惡了!
另外我對民主之嚮往,而對自身國度之批判,除民主的喜愛與對專制的厭惡外,也需要反思自己對傳統文化的學習與認知不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