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会想起爱情

谁会是我生命中永恒的歌手?

注定在我冥冥的前生安排下所有美妙的音符,一双纤纤素手在纷繁的心弦中翻飞如舞,我就在岁月里听到那首千年前熟悉的歌。

爱我,从遥远的时间和空间开始。

在那阳光集结的丛林,亲爱的,我要为你点燃一路的花香。让河流静止,山川也以光的速度下沉,我想和你在风中展翅飞翔。

或者,在思绪疯长的原野,我就是那株骄傲的稻穗,倒在你收获的镰刀与硕大的手掌间,静静听你急促的心跳,咏吸汗水的咸味。

微笑吧,或者幸福地哭泣。

明月其实没有清楚自己的表情,我只在星星睡去的夜晚看你晶莹的眸子。即使那点点泪花照着我艰辛的跋涉。分分秒秒,年年岁岁,我在你深黑的眼睛里游泳,直抵内心我无法确定的温柔。

让我做梦,再不要醒来。

那些平常日而简单的情节一次又一次为我展开。阳光在这个暗夜大面积降临,我偷偷地抽出三柱挂光线,做弦,弹琴,为你。而你的微笑,定在某个我无法确知无法抵达的角落悄悄绽放,朝我绽放。在这冷冷的大都市和漠然的人群中,我相信再也没有人见过如此动人的花瓣,圣洁的颜色。再没有人比我更幸福。

那么,乘着我破旧的马车,带着月色回家吧,回到唐风宋雨中去,会到后主的玉砌栏杆柳永的晓风残月,回到我们一生注定贫寒而朴素的家园。

而你的微笑呵,定会铺满我们木棉树制成的床,让我做梦,不再醒来。

背影,永远匆匆。

正如这个太过忙碌的季节常常模糊春花秋实,夏雨冬雪的清晰含义。我读不懂你在时光中疾走的影子,更不敢去弄清你的每一个动作。在阳光下我只能越来越远的地看着你,无法捕捉目光的影子更无法触及深处你没有定义的沉默。在光与影交换角度与暗度的时刻,我承认了某些事实。

我在黑暗中看到自己痛苦流涕的样子。在失去偶像的夜晚,我将人类的恶语言一起丧失。那么多日子透明而坚硬,我看见音乐的俄流动却无法穿越。

没有行动,即行失败。

想哭,却没有眼泪。

烛火渐渐隐去了吗那才姹紫嫣红的笑颜,退潮的海水也卷走沙滩上美丽的足印。我不会唱歌了,因为海鸥在轻轻地飞。

有一天,我想起了爱情。

初次与另一次自己邂逅,陌生而恐惧。我并不后悔,因为总还有歌声流浪到下一岁月的迷宫。我将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再次经过你挂满风铃的窗前,让目光再次停留,停留在结满冰凌的窗台上。因为我想起了爱情。

青鸟在这诗行中飞来飞去并最终消失,你却在消失后留下了飞翔的痕迹。

这篇散文诗是我小时候临摹的一本行书字帖上的文章( 说来惭愧,我并没有规规矩矩地练过字,但是经常被人夸赞字好看,不过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就硬笔书法而言,我比较喜欢钱沛云和沈鸿根的风格,软笔实在没怎么看过帖,觉得把毛笔字写的舒服就已经很有功力了,等我退休我会好好练字的),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直到今日我仍会时不时地回忆起其中句子,尤其是第一段和第三段我总会无意间脱口而出。从网上搜索到原文也未见具体的出处,贴在这里供自己欣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